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沙海中轮暴女侠
沙海中轮暴女侠

沙海中轮暴女侠

长空烈日,沙海茫茫。

几名满身是血伤痕累累的缠头男子们骑在惊慌失措的骆驼上跌跌撞撞的向远方逃去,可是远方黄沙浩瀚,方圆数百里内连一点能够遮蔽烈日的地方都没有,而身后那片荒漠中唯一的绿洲已经越来越远,周围连已经枯萎的沙棘都已经越来越少,这些人又能逃往哪里去呢?

「妈的,这片绿洲原是是老天爷赐给咱们沙漠男儿的宝地,洛家人怎能如此横行霸道,将绿洲占为己有!」一个肩上带伤的男人呲牙咧嘴的痛叫道,不过他的长相实在配不上他自称的沙漠男儿的豪情壮志,不过是个瘦削猥琐的小响马一点卑微的梦想罢了,此时咧着嘴大吼大叫,被打落的门牙处向外口涎横飞的样子更加让人反胃,这个响马骂到兴起,牵动肩上伤口,痛得他嘶声叫道:「哎呦喂,疼疼疼……洛昭言这小子下手真他妈狠,刚一照面,话都没说上来就砍人,要不是老子反应快,这条胳膊就废了……嘶,真他妈疼……妈的……」「就是,听俺爹说,咱们这些沙漠豪快男儿已经在这横行数百年了,没想到两百年前天降绿洲,想必是那老天爷开眼,赐给咱们一片根据地,可那群卑鄙的洛家人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竟跑来占为己有。开始只当他们是来此定居的民户,没想到洛家渐渐势大,竟然开始号称什么『昙华洛家』,标榜着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的名号,处处和咱们作对,别的不说,就算洛昭言这小子当上洛家家主这几年,眼看到手的肥羊被他救走多少?这样下去,咱们还怎么做生意?他们倒买倒卖囤聚奇货黑心生意发横财的是生意人,咱们买卖肥羊的,就他妈不是生意人了?」另一个皮肤黧黑、形容猥琐的胖壮汉子响马也随声附和道,嘴上说的硬气,可是骑着骆驼跑的最快的也是他,手里的短棍啪啪的抽着骆驼狂奔。

「妈的,老四老五,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点!要是被洛家那小子闻声追来,咱们还能活命吗!」一个满脸胡子的瘦长汉子恼火的吼了两人一声,那两个猥琐的汉子闻言急忙闭了嘴,惶恐的看着他,看到身边剩下的几个满身是血的兄弟,排行老三的响马这才沉声说道:「这次大哥二哥都栽在了洛昭言手里,现在就由我这个三哥带你们想办法给大哥二哥报仇……」「可是三哥……凭……凭咱们几个……实在是打不过洛家那个大哥哥啊……」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矮胖小个子没头没脑的打断老三的话说道:「他那把刀太霸道了,劈人脑袋跟砍棉花似的……」

「去你妈的,老六,要不是大哥看你脑子有问题把你留下来,没有咱们兄弟照应你,你早死在沙漠里了,没想到你除了脑子不好使,完全就是一头猪嘛!咱们几个肯定是打不过他的,打不过不会跑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虽然算不上君子,跑总可以先跑的吧?」老四骑着骆驼跑得飞快,一边回过头来看着落在最后的老六抱怨道。

老三咬牙切齿的恨道:「哼,咱们先撤,回去咱们再想想怎么才能报这深仇大恨……」

「呵,还想走?」老三话音未落,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英气十足的冷笑,笑声未绝,却听得一声激昂的骏马长嘶,急促的马蹄如浪潮般疾奔而至,不等这些带伤的响马回头,却见头顶上一片赤影带着烈风呼啸而过,稳稳的落在众响马去路上,手中龙首吞口的长刀划个半圆,铿的一声劈在跑在最前的老四的骆驼面前,刀刃上烈火纹路闪着血红的光,鲜艳欲滴。

去路被挡,那匹骆驼猛地顿在当场,骑在骆驼上的老四反应不及,「啊」的惨叫一声,整个人被从骆驼背上摔了出去,在沙地上连滚了四五圈才停了下来,哎呦哎呦的连声叫痛个不停,几个响马见状大惊失色,急忙各自勒停骆驼,堪堪停在了那跃马挡在他们身前的骑士手中长刀的攻击范围外,惊慌的盯着倒地的老四和那骑士。

却见那柄赤红长刀深深嵌在老四所骑骆驼前蹄不到几公分处,刀柄则正握在一只戴着黑皮手套的手中,然而单是手腕间露出的一小截洁白如玉的手臂就令人无比惊艳,而那只手的主人,正身着一袭朱红长衫、亮银护甲,扭身坐在那匹名贵的汗血宝马上,黑色长发系在肩后,英气的面容宛如昭昭月明,打量着几名响马的猫眼般碧绿的眼眸里带着冷傲的神情,若不是腰间那珠光宝气的金丝腰带闪烁耀眼,昭示出来者昙华洛家家主尊贵的身份,几名响马根本想不到这模样清俊秀气,看起来仿佛女子般美艳的马上骑士正是洛家当代家主——洛昭言。

就在众目睽睽盯着倒地的老四之时,却见异变陡生,老四所骑那匹骆驼低垂的脖颈上突然浮起一丝红痕,继而慢慢裂开,忽然间嗤的一声,那匹骆驼硕大的头颅猛地向后弹起,整齐的断裂处喷出的鲜血喷涌而出,几名响马慌张的四下躲避着,等到骆驼的头终于落地,被淋得满头满脸是血的几名响马惊恐的看着刚才还滚在地上的老四已经被洛昭言一手拎着,另一只手正松开刀柄,去马后挂着的革囊里摸索,随即掏出一捆粗麻绳,几下就将瘦削的老四反剪在背后捆了个结结实实,随手丢在了地上。

「自己投降,还是要我一个个捆?」重新握刀在手的洛昭言环视了一圈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响马,刀尖遥点着几个响马,冷冷的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低沉,却相当清脆,带着一家之主不可抗拒的威慑力。

虽然恨不得掉头就跑,可是眼看着洛昭言横刀斩骆驼的霸道一刀,以及经受过严格训练疾行如风的宝马,几个响马也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了,眼看着被掷在地上挣扎的老四,以及挂在马后革囊里的老大和老二的头颅,带头的老三无论如何也不肯在小弟面前丢了这个人,当即紧握手里的大砍刀,怒吼一声:

「妈的,就你们洛家会耍大刀是吧,谁没有刀啊!」说着,一拍骆驼,猛地扑向横刀在手的洛昭言。

几个小弟正准备给三哥的壮举叫好,却不料话未出口,却见洛昭言手里长刀一翻,老三已经被刀柄狠狠的捣在胸口,连哼都没哼一声就从骆驼滚落下来,趴在沙地上不知死活,而脱缰的骆驼早已哀嚎着跑远了。

「你们两个?」洛昭言一击打翻老三,若无其事的重新举起手中长刀,俏丽的眼睛冷冷的扫了一眼剩下两个瑟瑟发抖的响马,老五和老六这两个猥琐男人被他冷厉的目光一扫,顿时哆哆嗦嗦的从骆驼背上滚了下来,啪的一声跪在沙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连声的哀求道:「我们投降,不要杀我们!」洛昭言见两个小响马吓得跪地求饶,冷笑一声,翻身踩着昏迷在地的老三跳下马来,他穿着装饰精美的长筒皮靴,这一踏不要紧,刚刚醒转的老三还没来得及吐出嘴里的沙子,就被这厚底长靴猛地踩在了背上,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又晕了过去。

洛昭言一脚踏着老三,一边将两捆麻绳丢给老五老六,冷冷的喝道:「把自己捆起来,捆紧点,否则刀华一落,狗头不保!」说着,自己则俯下身去,将昏迷不醒的老三也四马攒蹄的捆了起来,看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索性丢在马背上,又掏出一根长绳,把那几个愁眉苦脸的猥琐响马一个接一个串在一起,拖在马后,自己则横刀纵身上马,准备返回绿洲去。

洛昭言策马缓缓向回走去,可身后那几个被捆成一串的响马们则被拖拉得唉声叹气叫苦不迭,洛昭言回过头轻蔑的瞥了他们一眼,出言嘲讽道:「你们这群响马,平日里在商路上抢劫来往商队,无恶不作,今日落到如此地步,也是咎由自取,我们昙华洛家一向惩强扶弱,今日便将你们捆回去在来往商队面前正法,不然我们昙华洛家又如何在沙漠商旅面前立威?!」听到自己这般被拖拽回去还是免不了一死,这三个清醒的响马更是哀叫连连东倒西歪的不愿再走,洛昭言纵马将他们像死狗般拖拽了半天,却还是没有走出多远,眼看着原本高悬的烈日正缓缓落入地平线,远方带着寒意的冷风正不时吹拂过来,沙漠上气温最是极端,白天如烈焰烤炙,到了晚上则寒意浸人,如果不能及时返回绿洲,就算没有被夜里的冷风冻死,也会被冷风带来的滚滚沙尘活活掩埋,想到沙漠的冷酷无情,就算是武功高强的洛昭言俊美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焦躁。

「喂,你们几个老实点,如今时辰已晚,若是再敢拖延,我便即刻斩了你们,提头回去示众!」洛昭言回过头来,看着宁愿被骏马在沙地上拖行也不愿意站起来继续走的老五和老六,恼火的喝道,手里那柄锋利的长兵刀华遥遥的划过两人的脖颈,冰冷的锋刃吓得两人急忙翻身跳起,跟在骏马后一路小跑。

前几日这几名不开眼的响马在商路上着实逮住了几头落单的肥羊,今日本准备将这几只肥羊带去一向以护境安民、保护商旅为己任的「昙华洛家」索要赎金,没想到洛家家主洛昭言年纪轻轻,性情却委实火辣得很,这几个马贼刚牵着几头肥羊踏进洛家的地盘,洛昭言便已单骑抢出,手起刀落,走在最前的响马老大毫无防备,已被他一刀劈下头颅,跟在后面的老二见势不妙,呼喝一声丢下牵着肥羊的绳子就要逃开,洛昭言刀劈响马老大后也不停顿,刀华再次斜上挑起,将刚转过身的老二连肩膀带脖子斩为两段,响马老三见势不妙,连大哥二哥的尸体都顾不得,急忙带着早已吓丢了魂的老四老五和仍呆呆傻傻的老六转身就逃,这才有了方才慌张逃命的一幕,而洛昭言割了两名响马的首级后便独自纵马追击上来,她所骑汗血宝马乃是西域大宛国商人所赠,神骏异常,在沙漠上亦是疾奔如飞,不多时便追上几名响马,将他们悉数抓捕,准备带回洛家在过往商旅面前斩杀,以威慑沙漠响马,扞卫「昙华洛家」的赫赫威名,这群不开眼的响马上午还将商人绳捆索绑的拖在骆驼后面,到了晚上便自己沦落在别人的马后被拖行了。

然而纵使洛昭言所骑骏马疾行如风,但在沙漠上想要追击响马还是得破费些时间,此时离开洛家所在绿洲已经有些距离,落日很快沉入地平线,漆黑的夜幕迅速笼罩了浩浩沙海,由于轻骑追击,洛昭言根本就没携带照明的器材,只得借着朦胧的星光在沙海中艰难的摸索前行,然而沙漠浩瀚,就连从小生于大漠之中的洛昭言也很快迷失了方向,突然陷入险情,纵使是一向沉稳的洛昭言也不免慌了神,几次拉住骏马计算方向,然而每一次驻足,他白皙俊朗的面容上就越发显得慌张。

洛昭言显然是彻底迷失了方向,被他拖拉了半天,早就灰头土脸的老四老五老六此时都跟在马后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想看看这尊贵的「昙华洛家」家主真的被困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里时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哈哈,看来我们尊贵的洛家家主也被困在这大沙漠里面了啊,喂,你也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像个娘们,咱们说不定过不了今晚就要在这死做一堆了,黄泉上做个伴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可不好看!」贫嘴的老四见到洛昭言慌张的模样,明亮的眼角竟然微微泛起一丝潮红,看起来竟好像快要急的哭出来,他也是煮熟的鸭子就剩一张嘴硬,索性破罐子破摔的往沙地上一坐,岔开腿大大咧咧的对洛昭言说道。

「闭嘴!我……我们『昙华洛家』人,怎么……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跟……跟你们一起?「洛昭言回过头来羞恼的瞪着老四,手里血红的刀华忽然扬起,刷的在他眼前划过,吓得刚才还幸灾乐祸的老四大叫一声哆哆嗦嗦的看着自己身上有没有受伤,却发现自己脸上一阵冰凉,这才觉察脸上两条眉毛竟然齐刷刷被连根削断,光秃秃的脸看起来像是硕大的鸭蛋。

「你们几个,不想死的就站起来,跟我走,我不信我洛昭言会就这么死在这里!」洛昭言一刀削落老四的两条眉毛,长靴踏着马镫猛地一兜马缰,那匹宝马长嘶一声人立起来,洛昭言横刀立马,回头对几个哆哆嗦嗦的响马沉声喝道:

「『洛家双子』绝不会屈服在这沙漠手下!」

「喝!他妈的怪不得老子一遇到你就这么倒霉,原来你就是那『洛家双子』里面的那个哥哥啊!妈的,真晦气,看来今天是老天爷要把咱们兄弟都葬送在这沙漠里了!」听到洛家双子的名号,老五忽然没头没脑的吐了一口唾沫,垂头丧气的低声抱怨道。

「你说什么!」洛昭言不知为何,一听到响马老五这句小声的抱怨,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般,猛地回过头来,冷厉的目光刷的钉在了他脸上,眼里冒出的怒火似要将老五活生生烧尽,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冷冷说道:「你再说一遍?」原来江湖上近来风头最盛的年轻英雄莫过于称霸西域沙漠的「昙华洛家」老门主的双生子女,然而不知自何时起,江湖上忽然离奇出现了「洛家双子早逝」的流言,洛家曾为此大为恼火,广派人手四处盘查,也没能查明究竟是谁放出这恶毒的诅咒。自从洛家老门主英年早逝后,接任门主之位的洛家双子中的洛昭言励精图治,将「昙华洛家」治理的更加兴旺发达,隐然已经成为西域霸主,更是以锄强扶弱为己任,在江湖中颇有人望,然而十余年前那一句「洛家双子早逝」

的流言却始终是他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此时听到老五无意中说出,无怪乎他会如此盛怒。

老五看到洛昭言白皙的脸上那凤目圆瞪的盛怒模样,知道刚才的话已经触犯了洛昭言最敏感的话题,吓得哆嗦着蹲下身去不敢妄言,生怕再多嘴惹恼了这江湖上有名的煞星,被他一刀砍了头。

洛昭言此时也深陷在这沙漠迷途的困境中,心中慌乱,也不愿多和这群形容猥琐的响马再多计较,当下也没了主意,转念一想,又对几名响马一拱手,朗声说道:「诸位久在沙漠中闯荡,求生经验丰富,既然一同被困在这沙漠之中,如果不能即刻脱困,想来难以捱过沙漠寒夜,不如我们不计前嫌,共同脱困,今日种种一笔勾销,事后洛家必有酬谢。」

「嘿嘿,你说的简单,可是咱们老大和二哥两条命的仇又该怎么算?」老四被削了眉毛,心里正窝着火,忽然听到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洛家家主洛昭言突然低声下气的来求自己,报复似的冷笑道:「再说就算我们把你送回了洛家,我们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出尔反尔再把我们捆起来斩首示众呢?」「……」洛昭言凤目一瞪正要发火,想到自己毕竟有求于他们,还是强抑怒气继续说道:「洛家人一言九鼎,说过不再追究就必然做到,令兄之事,我们洛家也会给予厚葬,另外我也会给你们一笔银钱,足够你们安身立命,以后你们也不必再做这等伤天害理的勾当,刀口舔血,必有一失,早日金盆洗手还是正道。」「嘿嘿……好……银子还是大把大把的好……」灰头土脸涎水直流的傻子老六忽然在一旁兴奋的拍手叫道。

「闭嘴吧,老六!」老五啪的一巴掌扇在老六的头顶,吓得老六急忙捂着头趴在沙地上瑟瑟发抖,拱了满脸沙子也顾不得,老五看着洛昭言说道:「既然洛家家主开口说了,想必也不至于为了咱们这种小角色毁了声誉,既然这样,不如由我们兄弟将你送回绿洲边缘,咱们也不敢去找洛家要什么报酬,只要你们洛家以后不要再对我们这些刀口上讨生活的苦命兄弟们赶尽杀绝,咱们就感恩不尽了。」「……好,不过酬金自然会有,另外还望你们不要再做这等事情……我身为洛家之主,也有护持一方的本职,你们若是金盆洗手,我也不会再为难你们……」想来以洛昭言的身份,想让他承诺不再追缉贼寇也并不现实,下了半天决心还是如此说道:「既然如此,想必诸位也都同意,我这便为几位解开绳索,方便诸位判定方向。」嘴里说着,手里刀华血红刀光一闪,紧缚在众人身上的绳索应声齐断,几个被拖行许久的响马们这才得以解脱,站起身来抖去满身的沙土。

「请几位带路。」洛昭言骑在马上,紧握着手中刀华,这群响马虽然武功不高,却终究是奸恶之人,此时不得已与他们共同进退,洛昭言还是十分警惕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生怕被他们突然暗算,毕竟以自己的身份,若是被这些贼人算计,后果不堪设想。

洛昭言仰首看了看星光昏暗的夜幕,就在他眼光飘忽的瞬间,却见老四老五目光一对,各自心领神会,缓步走到洛昭言马前,主动牵着缰绳,沿着两人早已算计好的方向快步走去,只剩下老六呵呵傻笑着跟在洛昭言马旁,洛昭言的目光也不由得被这个痴傻的年轻孩子吸引去,看着他衣衫破烂满头沙土的可怜模样,想必在响马中也饱受欺凌,心里没来由的对这可怜的老六生出了一点同情之心,心想着回去之后无论如何都把这可怜孩子留在洛家,也好过在沙漠上艰难求生。

就这样边走边寻路,过了许久,便连方才行走过的痕迹都找寻不到,冰冷的寒风越来越烈,洛昭言骑在马上,朱红色的长衫单薄,冻得他瑟瑟发抖,被打晕捆在马上的老三更是连胡子都冻上了冰霜,最要命的是迎面刮来的寒风卷裹着大片沙尘,打在脸上就如刀割一般,洛昭言不得不用手遮住脸,才不至于被沙尘迷住眼睛。

眼看着周围的情形越发荒凉,可老四老五还牵着马心有灵犀的向远方快步走着,洛昭言正要开口问询,忽然迎面又是一阵狂风吹来,牵马走在前面的老四老五忽然俯身各抓起一把黄沙,迎风扑面向洛昭言洒来,眼看着响马突然发难,洛昭言大惊失色,正要伸手遮眼,却不料脖子后突然被人狠狠砸了一拳,虽然那一拳的力道在武功高强的洛昭言眼里看来并不算很强,然而防备不及之下被击中要害,洛昭言还是疼得眼冒金星,被迎面洒来的沙子砸了一脸,双眼被迷,背后突袭之人也猛地从背后抱住洛昭言向马下一滚,洛昭言再也坐不稳,「啊」的尖叫一声整个人被掀落下马,脸朝下重重的砸在地上,身后突袭那人也重重压在了洛昭言的身上,那人顺势翻身跳起,一边用脚狠狠的猛踹着被砸得七荤八素的洛昭言的背,一边踹大骂道:「操你妈的,欺负老子兄弟们这么久,看老子们怎么收拾你!」

洛昭言被摔得头晕眼花,背上又被突袭的响马老三狠狠的跺了几脚,只感觉嘴里一阵腥甜,突然又感觉头上一沉,恍惚中看到老五用臭烘烘的脏脚踏住了自己的头死命往沙地里压去,身为洛家家主的洛昭言几时受过这般侮辱,羞愤交加之下,「哇」的喷了一口血出来,整个人顿时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被人在脸上猛扇了几个耳光,洛昭言这才从昏迷中缓缓醒来,等到眼前黑雾逐渐散去,他才惊讶的发现那群被自己俘虏的响马耀正武扬威的围在面前,而作为胜利者的自己却被用自己捆绑那些响马的绳索捆翻在地,双手被反剪在背后,两条腿也被捆得结结实实,而此刻自己身处一间昏暗的木屋中,只有不远处燃着一堆篝火,响马们就站在篝火前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洛昭言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然而那粗麻绳捆得相当紧,几乎陷进了洛昭言那细腻的肌肤中,根本挣扎不脱,脸上反而啪的又挨了一巴掌,雪白的脸颊顿时红肿起来,只听动手的响马老三得意的大笑道:「妈的,有钱人家的小崽子就是不一样,瞧这细皮嫩肉的样子,手抽在脸上感觉都相当滑腻,要是不知道你洛家家主身份的,恐怕还会以为你是女人……刚才你把老子们像狗一样拖在马后,不是很狂嘛?这儿是咱们平日里在沙漠里歇脚的地方,荒凉隐蔽的很,没有人会找到这里来的,所以你也不用指望你们洛家会来救你,现在想不想知道老子们会怎么收拾你?」说到这里,老三揪着洛昭言的秀发迫使他抬起头,将自己满是胡须的脸贴着洛昭言的脸,阴惨惨的坏笑道:「首先,我们要剥了你的衣服……」老三话音未落,只听刚刚醒来的洛昭言声音尖厉仿佛女人般「啊」的惊叫一声,被捆缚的双腿蜷缩猛地一蹬,顿时将蹲在洛昭言面前的老三猛地撞了一个趔趄,咚的一声摔坐在地,老三疼的呲牙咧嘴,正要破口大骂,只见刚刚撞翻老三的洛昭言失去重心趴在地上,却神情奇怪艰难的扭着脸不住打量着自己身上,等到终于确信身上护甲虽已被卸掉,然而衣服上沾满尘土,却仍然整齐,这才略显轻松喘了口气,抬起头面色潮红眼神羞恼的瞪着老三怒道:「你……你们不许碰我……我的衣服,我……我可以让洛家交付赎金……」「妈的,你刚才那一嗓子差点把老子吓死……」老三揉着被洛昭言一头撞得生疼的胸口喘息道:「老子们不过想剥了你的衣服当个证物,拿去洛家要赎金而已,你激动的跟老子要强奸你似的,妈的,老子只喜欢下面有洞的女人,对你这种白白净净的男人可没什么兴趣!」

「唔……你敢!」听到老三的话,洛昭言脸色愈发羞赧,他红着脸怒斥道:

「我可以给你们我的信物去要赎金,但是……你们不可以碰我的衣服!」「嘿,是你是俘虏,还是我们是俘虏啊,还敢讨价还价?看你遮遮掩掩的,难道是身上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嘿嘿,老子们这还非得扒光你瞧瞧不成!」看着眼前被紧紧捆翻在地的洛昭言羞恼的神色,刚才被他一刀削落眉毛的老四更是伺机报复,他蹲下身来伸手探到洛昭言被绳索勒得高高鼓起的胸襟前,双手扯住他朱红长衫的领口就要用力扯开,双手被缚、无力反抗的洛昭言发出一声惊恐已极的尖叫:「混账!把你的手拿开!别碰我!」围在一旁的响马们都幸灾乐祸的准备看着老四把尊贵的洛家家主的衣服剥个精光,然而就在一瞬间,正将手探进洛昭言衣衫内撕扯的老四突然愣在当场,脸上霎时满是不可思议的错愕神情,压在洛昭言的胸口的双手大力揉捏了几下,脸色顿时又变得狂喜,就死死的按住再也不肯移开。

「我操!」双手在洛昭言的胸前疯狂的揉捏着的老四大口咽了口口水,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倒抽一口冷气,又兴奋的大叫道:「我操!妈的……」「老四你他妈没事摸男人做什么!」老五在一边看着老四一双肮脏的大手疯狂的在洛昭言身上摸索,怒道:「妈的没想到你也喜欢玩男人,操你妈的老子跟你住了这么久,真他妈恶心!」

「不是,三哥,五弟……你们,听我解释……」老四双膝死死压在剧烈挣扎的洛昭言身上压住他,不管不顾身下的洛昭言羞恼的叫骂和痛苦的呜咽,一只手捏着洛昭言的胸部,另一只手沿着他的腰肢缓缓向下抚摸,一直摸索到洛昭言那高挺的臀部曲线处,又狠狠的在他丰满紧致的臀部上狠狠捏了一把,这才看着用诡异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老三和老五,斟酌了半天才理清思路缓缓说道:「你们根本想不到……洛家这小子其实是个女的……啊不,这女的是个男人……啊,应该说这个洛家家主根本就是个女人啊,而且这身段,啧啧,绝对是女人中的极品!」「啊?」老三和老五闻言都愣了一下,就连在一旁嘻嘻傻笑的老六都忍不住转过头来盯着被老四死死压在地上的洛昭言看,却见洛昭言虽然被压在地上沾了满身灰土,雪白的脸颊上更是被泪痕和灰尘弄得满是污痕,女儿身份被揭穿的瞬间,脸上除了羞赧之色外,更多却是一丝令人难解的薄凉和无奈,然而在挣扎中披散开的乌云秀发微卷,垂在那本就清俊的面容旁,那美目含泪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更是美得让人目眩,加上被老四撕开的朱红长衫领口处隐约可见被束胸紧紧压成两团的雪白酥胸,如果这样娇艳性感的模样还会让人觉得这个洛家家主洛昭言「他」是个男人的话,那简直是瞎了眼。

这群平日里在沙漠上打劫商队为生的响马平日里难得一见女人,偶尔也只能商队中有随营妇女的时候乘机奸淫一番,或是到绿洲附近的偏僻村落里劫来几个女人玩玩,事后还得将她们放回,毕竟沙漠里带上女人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所以一年到头难得玩上几个女人,何况那些在烈日和荒漠里求生的女人模样自然不会太好,像洛昭言这样养尊处优、保养精心的世家女子般花容月貌的绝世美女,更是连想都没敢想过,更何况像眼前这样被以极其羞辱的姿势捆缚着,任凭粗野的男人压在身上,被肮脏的大手在身上各处敏感的部位揉捏亵玩。看着眼前淫靡的情景,老三和老五也同时发出一声兴奋的低吼,一起围拢到洛昭言身边。

「求……求你们了,别碰我……」洛昭言前凸后翘的性感娇躯被眼前这群自己从未放在眼里的肮脏男人任意亵玩着,眼里含泪、双颊绯红的她忍不住轻启檀口乞求道,可能是觉得自己落在这群与禽兽无异的响马手里必然无幸,这般乞怜只会让他们更加兽欲大发的欺辱自己,这般哀声乞求的话说到一半,洛昭言便紧抿了嘴,再也不发一言,任凭老三和老五两双大手也在自己的身上肆意摸索,通红的美目里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妈的,真是个好货色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昙华洛家』好威风的家族,家主竟然却是个这般美艳的骚婊子,还落在了咱们兄弟手里,真是老天爷送给咱们兄弟的极品尤物啊!」老五舔了舔嘴唇,兴奋的说道:「哈哈,那咱们就别客气,好好享用一下这洛家家主这美艳的身体吧,老子憋了两个月,他妈的肉棒都快要炸了,索性把存货都射到这骚婊子的肉洞里,说不得运气好,咱们还能给洛家弄个后代出来呢!」

嘴里说着,老五也不客气,双手猛地一撕,只听一阵裂帛之声,洛昭言身上那件朱红长衫就一分为二,顿时将洛昭言从未被男人看过的雪白美艳的娇躯完全的暴露在几个响马淫亵的目光里,虽然知道自己此番必然难保清白,早已做好了被这群响马奸淫甚至轮奸的准备,然而衣服被如此粗暴的撕开,身为女人的敏感和世家严格的家教还是让洛昭言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然而几个响马早已兽欲大发,也根本没有惜香怜玉之心,此时根本没人在意洛昭言痛苦挣扎的可怜模样,所有人的眼光都死死的盯在洛昭言那光滑如丝